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斗法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陆烨锋难得的没有笑容忽然抱住了江林

    “我这次不是为了你去,而是为了我自己。”

    在江林不解的目光中。陆烨锋说出了这次非去不可的原因。陆烨锋的母亲是在他五岁的时候意外过世的,陆家人只说意外从来没有人说是什么意外。当时他和他母亲遭遇了一起绑架,他母亲为了保护她被炸死了。主谋以及参与人员都抓到了,明面上所有人都觉得事情告一段落了。可实际上只有陆家人知道,还有一个人没有抓到一个术师。陆家人因为身份原因要么特别低调,低调的都没有人认识,要么出入都有人手保护。

    抓他们的是一群要钱不要命的绑匪,而提供消息的是陆家的对头。但在闹事中要从保镖手中绑架人,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更别说这些保镖可都是退伍的特种兵了。他们能成功就是因为请了一位术师,用了不知什么邪门歪道的术师,骗过了特种兵。而案子水落石出之后,他们的对头不承认这事也没办法制裁他们,那个术师更是隐在后头没有人知道。

    陆烨锋这些年来一直没有放弃,他们家的那个对头作恶多端,可屡屡都能逃脱过去。这点让陆烨锋觉得奇怪,陆烨锋不动声色的悄声查了。最后得出的结果让陆烨锋惊讶却又愤怒,那个术师基本上可以说是他对头的坐镇术师了。完全替他们的对头做事,那些个不法的勾搭干了不少。

    陆烨锋退伍的原因此时他也告诉了江林,就是因为发现了他对头贩毒。恰好当时他负责这一块,就带着十几个支持他的兄弟去抓他们了。前面都很顺利,到了后头忽然冒出好几个会驱虫的男人,这些虫可不是普通的虫子。除了毒蛇之类的还有蛊虫,那些个蛊虫一进入他队友身体,他队友就会被啃食干净。当时一起去的有十三个,最后只回来四个人。陆烨锋命大养了半年就没事了,其他人就没有他那么幸运了,后来请了术师才解决了。可身体缺少的部分是再也回不来了,面对为了他出生入死,最后身体残缺日子都过不下去的兄弟,以及早年就从部队转岗,如今却只能做些苦力活的兄弟。

    陆烨锋毅然决然的离开了部队,做了一个商人。钱赚的多了,就开始帮助那些个兄弟。他只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开办了许多家他兄弟都能做的工厂公司。这也是为什么陆老爷子一开始极力反对,觉得陆烨锋与民争利,可等到知道陆烨锋做的是什么的时候,陆老爷子就再也不说话。当兵的苦啊,特别是这些个执行危险人物的军人。稍有不慎就是丢了性命,即使或者回来受伤严重的已经不能独立生活。社会上的人也不愿意招收这样的人做事,身体健全的还可以卖卖力气,身体有缺陷的却是连饭都吃不饱。

    陆家是军人世家,对部队有着不一样的感情,面对这些军人的情感也是不同的。上头拨下来的钱能有多少,三五万压根坚持不了多久,没有生活能力的等钱花完了就只能去乞讨了。这些人拼命在前线,为了群众付出了那么多,可最后连很多连一顿饱饭都没有。陆老爷子见到陆烨锋这么帮这些人怎么能不同意。

    陆烨锋说道这里江林就明白了,那个幕后的术师就是夏胜宇。之前陆烨锋没有查出来,可帮着江林查的越多抽丝剥茧,夏胜宇的身影就冒出来了。陆烨锋说的很坚定,他不是为了江林而去,是为了被害死的母亲以及战友而去报仇的。当然他向江林表示了,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此去只是为了帮江林铲除那些普通人的热武器威胁而已,江林看着陆烨锋坚定不移的眼,最终还是妥协了。

    陆烨锋身手不错,一个人就能顶替好几个人。故而此次去的也只有江林和陆烨锋两人,江林觉得人多了未尝不是一种累赘,陆烨锋想想也觉得有道理,再一想到有些仇要亲手报才行。于是就两人直接上了山,一路很是顺利的就到达了约定的地点。

    上山只坐着夏胜宇,看到江林来了他缓缓的睁开眼。山下扫视了一遍江林然后露出略带欣慰的笑容

    “英雄出少年啊,想不到你如今的修为已经如此之高了。”

    若不是对他略有熟悉,恐怕还真会觉得他是个不错的,会觉得这次的斗法不过是次友谊赛而已。江林冷冷一笑,对这般妆模作样的夏胜宇并不理会径直坐了下来。陆烨锋给江林护法

    “开始吧!”

    既然对方要让自己以为这是一次公平公正的斗法,那么江林也就从顺入流了。

    “我们文斗好了,我布置一个阵法给你破解,你也布置一个阵法给我破解可好?”

    夏胜宇温和的提议,好似这个决定还是便宜了江林一般,是他顾忌着江林一般。江林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凝神感受了一下。然后才明白为何夏胜宇要做出这幅模样,原来这周围可是有好几个来观看斗法的。夏胜宇是想在人前堂堂正正打败他吗?江林可不畏惧他,他年纪是比夏胜宇小不少,但夏胜宇的心思大部分放到了邪门歪道上了。做出的事情也有违天和,运道已经在减退。江林就不同了,一直以来他都致力于行善以及将更多的时间放到休息术师上。夏胜宇入行四十年从十岁入行,而江林确实从两岁就入行了,到如今也有二十多年。更别说他在娘胎里就修炼出来的气了。

    “请吧!”

    江林也想见识见识所谓的邪术,更想看看夏胜宇如何敢在这么多术师面前使用邪术。倒不是江林初生牛犊不怕虎,江林以后肯定是要在术师界继续混的。如今对方已经摆出了公平斗法,他如果坏了规矩就是坏了他自己的名头。而夏胜宇一旦在众人面前显露邪术,就会被归类为邪道,人人得而诛之。有些事情就是如此,他只偷偷用即使你明知道他不是个好的,也只能当没看见,可他摆在明面上使用了,那不好意思你是坏的我们就要除掉你。

    “那我就开始了!”

    夏胜宇面对着江林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江林心中一跳正觉得不对劲之时。江林入了阵,而他的阵法还没布完,从背包中掏出一个罗盘在阵法即将关闭的时候,向着夏胜宇抛去。这个罗盘只是普通的困阵,本是想危机时刻使用。可江林刚刚看夏胜宇的模样,有种不祥的预感,在他破阵前先困住对方一段时间。罗盘的阵法普通的很,名为困阵实际上也是如此。但如若要强行破阵必定要消耗干净罗盘上的灵气,要不然一个困阵消失另一个困阵立马就会再次出现。

    江林这次不知是不是和陆烨锋出去,沾了他的运气。这罗盘正是之前那个卖五帝钱的小贩手里买来的,那小贩是个乖觉的。从江林买了那么多的铜钱,就推测出是给术师使用的。然后在收购到罗盘的时候,立马想到了给江林。普通人买罗盘就为了个收藏,这东西收藏价值没有那么高故而价格不一样。术师则就不同了,这玩意儿到术师手中那可是个生财的宝贝,护命的法宝。

    江林得到罗盘就根据上头的天干地支的分布,弄了个困阵。罗盘有年代上头还镶嵌了帝王绿的碎料,灵力十足起码能维持一天时间。江林进入了夏胜宇的阵法之后,就察觉到了浓重的阴煞之气。他拿出惠老一个的另外一个罗盘,仔细对照起来。发现指针乱动,待得输入灵气稳定下来之后,江林发现居然是五丧阵。

    他原以为夏胜宇凑不成五丧阵的,要知道片场的那件案子里,吴颖儿和富二代最后都没事。林岚的就成不了五丧阵之一,之后江林更是让陆烨锋盯紧了夏胜宇。夏胜宇接触了不少的客人,但一旦事关人命陆烨锋就会告知江林,让江林破坏他的计划。因此江林自信,夏胜宇的五丧阵起码缺一。可如今这五丧阵明显的已经成形了,这是怎么回事?

    江林不明白之余坐了下来,开始破阵。首先是阵眼,五丧阵是以无形构成的阵法,阵眼应当是五丧鬼之一。而最有可能的是五丧鬼中怨气和煞气最强的,江林想到这里就可是感受那个方向煞气最强。等感觉完之后,江林睁开双眼,是金。金的那个方向怨气和煞气最是浓重,江林立马走向那个方向。忽然江林听了下来,他想到真这么简单吗?他能想到的事情夏胜宇必然能想到,若是他猜错了,就会立马受到五丧阵的攻击。五丧阵中隔绝了灵气,时间拖的久了,江林灵气耗尽就会丧命。

    要赢必然要一下子就找到阵眼,这样一来即使对打他能把阵眼消灭,阵不成阵,灵气立时就能涌入自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