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 五丧阵成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找到阵眼是个关键,但他摸不准夏胜宇的心思。实在是这个夏胜宇说他爱冒险又能隐在暗处多年,说他胆子小当时五丧阵都没有完成,修为明显和自己相当就上赶着挑衅。这样一个人还真不好根据他的性格判断,那么就只能卜卦了。

    “啊!夏大师你做了什么?”

    江林忽然听到外头有人惨烈的大叫,手中正要抛下的五帝钱停下。

    “夏大师这是你和那个少年的斗法,你牵连我们做什么?”

    这时另外一个声音,这两个声音说完话还有其他附和的声音。江林仔细听去,也幸亏五丧阵不隔绝声音,江林才知道外头发生了什么。就在刚刚夏胜宇又启动了一个阵,这个阵是之前江林在卫星图上看到的图像弄出来的阵法。这个阵法范围很广,只要在这座山上的启动阵法就会牵连到他们。江林心中一动,若真是明堂正道的来夏胜宇必败无疑。嫁过来的经验却是没有夏胜宇多,可偏生实力比夏胜宇高出一截,夏胜宇学的东西再多也不如江林实力强悍。除非实力相当,而很显然的夏胜宇已经到了瓶颈,多年修为都无寸进。

    夏胜宇这是为了赢不择手段了,他要让自己的实力在短时间内超过江林,必然要用点法子。而最好的方法莫过于吸取别人的灵力。可别人也不是傻的,自然不会同意。于是就有了这个大阵,而所谓的观看比赛都是假的。江林想到这里就有些了然了,这个大阵不是为江林准备的刚开始江林看到这个吸灵阵而是为了那些来观看的。这些都是修为一时间停滞不前,准备观战领悟一下看看能不能有所获得。

    夏胜宇是算准了他们的心里,而江林进入的五丧阵也是早有准别。如果江林能通过五丧阵,在五丧阵的攻击下必然要耗费灵力和受伤。彼时夏胜宇吸收了别人的灵力赢过江林很容易。而如果江林死在了阵里头,那他就更得意了白的了一身的功力不费吹毫之力。不管是怎么算他都是划算的,江林此时也明白了他的打算。可如今他困在阵里必须破阵,想到这里江林也不管外头的事情,先保住了自己在说。

    江林闭目细细体味煞气的强弱不同,手中捻起符篆轻轻旋转。忽然耳边传来细微的声音,这个声音不仔细感受还真是听不到。像是普通的风拂过的空气的声音,一下,两下三下。不断的出现三下,每过三下就停顿一次。江林心中微微有了计较,莫不是这是一种暗号?那么是谁给的暗号,这个暗号是可信还是不可信。江林犹豫了一下,随即准备赌一把。一直干耗着时间,他迟早被拖垮不如拼一把。

    术师很多时候做事情都靠直觉,这次江林也是靠直觉。他觉得那个给他暗号的人对他没有恶意,既然没有恶意就是帮他的了。符篆抛弃,手中起势。嘴里大喝一声‘破!’符篆一下子就爆炸燃烧起来。一个尖锐的孩童声音响起,弄得人耳中只剩下耳鸣声。

    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若不是刚那个声音提醒,江林也不会想到阵眼就在他的脚下。从一开始他如阵,阵眼就已经出现不需要寻找。人总是容易自以为是,觉得不可能就在脚下。偏生夏胜宇喜走不同寻常的路线,最普通的往往最容易被忽视。五行各位一方是常见的格局,但夏胜宇这个格局却大大不同,他将五行按照神兽朱雀玄武等一一排列。形成了四方神兽的位置,中间是空的,要将五行融入四方之中,必然中间要最强悍的。

    最强悍的自然就是阵眼,江林看着那个被他炸出来的阵眼微微愣了一下。这股气息他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太熟悉了。是多年前虐童事件里的孩子,没想到那个时候夏胜宇就开始炼制五丧阵了。怪不得夏胜宇会选择这个孩子做阵眼,经过那般非人虐待,之后又被亲人炼制成了阵。这个孩子当时的怨气就是极重的,煞气只泄露了一点点就差点弄出了人命。而现在,江林看他的样子似乎比之前更重了,那对徐氏夫妻到底是孩子的父母。

    不论他们多么可恶,这个孩子亲手杀了父母这个罪责就要这个孩子担了。而欠因果中,若是家人之间欠的因果不涉及生命的,自然是好解决的很。这个孩子更是杀了亲生父母,弑父杀母天理难容,即使她是被徐氏夫妇残忍杀害的,但一涉及到这些就特别不公平。就如同现在社会,若是父母不慈有挺多人会骂的,可不管父母做了什么一旦父母认错了,若是孩子不原谅。众人都不会去想父母之前的过错,只会想到这个孩子太过分了太不孝了。

    而天道中亦是如此,有些孩子出生是为了还债的,自然被父母为难。有些孩子出生是来要债的,自然父母要被他们为难。只要不是太过分的,天道都是默认的。而徐氏夫妻固然过分了,甚至可以说没了人性虎毒不食子。可这也构不成那个孩子杀他们的理由,因为他们做的一切最终还是要还的。可偏偏那个孩子杀了亲身父母,甚至用上了剐刑这样一来孩子的煞气越发的重了。

    而这段日子,恐怕夏胜宇没少用这个孩子去害人。弄得这个孩子如今阴森可怖,只矗立在哪儿就能让人感受到浓重的煞气。江林没觉得这个孩子可怕,只觉得心疼。这个孩子到底是无辜的啊,她被人虐待死之后又炼制成法阵,杀了徐氏夫妇时她压根没有了理智,不过是被怨气冲了头而已。后来的杀人也是别人操纵她做下的,可最后她却要承担一半的责任。甚至因为夏胜宇不知道动了什么手脚,可能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很可能这个孩子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即使转世也只能生生世世沦为畜生道。

    因为同情,江林一时间没有动作。那孩子刚刚被江林伤到,还伤的不轻。她无意识的吸收着周围的怨气,然后冲向了江林。江林躲狼狈的躲避开来,这才回神。不管这个孩子多可怜,江林都不可能让她有机会杀自己。不说即使让她杀了也改变不了她的命运,就说江林自己他对人世还有留恋,有些事情不得不下手了。想到这里江林再次拿出符篆攻击孩子,符篆带着浓浓的灵气可以化解孩子身上的怨气。江林到底没有下死手,只想着等化解了孩子身上的怨气,之后收复她再说。

    不过显然江林忘记了,这个孩子的怨气渐渐消磨掉。江林手中的符篆也在减少,而且还打破了五丧阵的平衡。原本稳居四方的其他四个五丧鬼冲了过来,居中的位置是谁都想要的,这个位置能够吸收最多的怨气,类似与头脑的位置。可因为原本是平衡的,其他四个五丧鬼只能各守一方。一旦平衡被打破,他们就会争夺中间的位置。而夏胜宇的设计,使得另外四个五丧鬼到了中间的位置,谁杀了江林谁就能得到中间位置于是江林一下子要面对五只五丧鬼。

    江林看到其中一只五丧鬼的时候,瞳孔一缩,已经知道刚刚提醒他的是谁了。是林岚,她居然还是被炼制成了五丧鬼之一。这是怎么回事?既然刚刚林岚故意偷偷提醒他,那么现在又怎么会忽然来攻击他?江林不明所以,但面对四方来的攻击他也没空去思索那么多了。这就是一场混战,五行相生相克,加上外来的阴气补给江林苦战着。

    只要断了五行之一,五行的循环便会失效。摸起腰间的一块玉佩,这块玉佩灵气还算充足,因为是江林第一次制作玉符时留下的。故而江林佩戴了这么多年,此时夏胜宇给的意外太多。外头那些个修士大喝的声音此起彼伏,估计是和夏胜宇战斗着。可以有心算无心,到底是劣势了一些。不能在耽误了,即使舍不得这块玉,江林也不得不做出选择了。江林将玉中的灵气抽干,在玉上打上一道符篆扔向了林岚的位置。

    林岚被炼制成了代表土的五丧鬼,遇到死玉时原本应该剧烈挣扎,可待得符篆的作用一起。林岚忽然就不动了,还自动的飘入到死玉里头。死玉是没有灵气的玉,通常都是用来放置魂魄的。林岚一进去,五行的循环便被打破。五丧鬼所形成的五丧阵瞬间效果减半,只靠着其余四只五丧鬼苦苦支撑。此时最弱的是哪个孩子的魂魄,但因为她是阵眼被护在了中间。成为五丧鬼的不一定都是好人或者普通人,有的时候很可能这人生前是穷凶极恶之徒。这五丧鬼其中两个都是生前是穷凶极恶之人,身上带着阴煞之气,面目狰狞。

    江林施法困住那两人,那两人的魂魄都呈现深黑色,可知两人作恶多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